历史上的宋徽宗赵佶是什么形象?后世对他的评价如何?

  赵佶宋朝时期的第八位皇帝,号宣和主人,今天拍拍部落小编为大家带来了一篇文章,欢迎阅读哦~

  大宋开国皇帝赵匡胤,定都汴京城时虽拥有三宫六院七十二妃,后宫佳丽也不过三百,可是传到第八代皇帝宋徽宗这里,却拥有后宫佳丽嫔妃上万人侍寝,真真的美女如云,令吾皇万岁万万岁色眼一片雾霾。干脆他谁也不宠幸,心里唯独装着一位青楼女子。

image.png

  身为一国之君却甘愿拜倒在青楼女子的石榴裙下,人们不禁要问:一位落入风尘的女子凭什么让真龙天子为她竞折腰?说来话长也。此女子本姓王名师,是京城汴梁一位染坊老板王寅之女。由于老板家里不差钱,所以小王师三岁习文,苦读诗书;四岁练琴,精通音律。就在五岁那年,父亲因性格秉直得罪官府蒙冤入狱屈死牢中。失去靠山和经济支柱的小丫头,只得随母亲沿街乞讨。由于小王师生得一幅美人坯子,故被从事青楼娱乐业的老板李蕴看中,收为义女,为其改名李师师

  在青楼里,年幼的李师师琴棋书画,歌舞弹唱都有飞速的提高,人也越来越精明俏丽。待到二八芳华,她若一朵带露的红玫瑰,娇艳欲滴。一时间,京城大地,她成了风月场上的头牌名妓,令那些纨绔子弟,达官贵人趋之若鹜

  赵佶,天生一个风流鬼,即使躺在大宋的万里江山上,心里装的却是天下第一美人。他的前七代祖宗爱美人更爱江山,甚至为了争夺皇权兄弟间还互相残杀,至今还是一桩悬案。谁知皇位传到他这里,心里只有美女,早把江山社稷扔到九霄云外。一听说京城里有一位赛西施胜玉环的大美女,他的心里早就跑进二十五只小老鼠,哪里还能坐住那把龙椅,睡稳那张龙榻!

  一天晚上,赵佶脱下黄袍马褂,乔装打扮成布衣平民沿街寻访,终于找到了灯红酒绿的“李家私人会所”。进得门来,前台小姐问他约见哪位妖姬,他脱口而出三个字,吓了小姐一大跳,上下打量一番后,笑而答曰:“对不起,凡见李师师者,必赋诗一首。”赋诗?对赵佶来说岂不是小菜一碟!只见小姐铺开草萱,赵佶提笔挥然纸上:“浅酒人前共,软玉灯边拥,回眸入抱总含情……”诗罢,小姐急忙呈于楼上。李师师一见大吃一惊,这“瘦金体”出自宋徽宗之手,原是皇帝驾到。读罢诗句,她面颊绯红,顿感皇上不仅才情过人而且更懂佳人之心,随即相迎入室。

  不如不相识,相识俩情痴;不如不相见,相见别更难。自从那一次初相识,赵佶的余生满眼都是李师师,她成了他的唯一老情人,哪里还有后宫佳丽三千,哪里还有大宋社稷江山?更可气的是这位昏君竟把前线将士的军饷用于打造李师师的私人会所,看到新建成的青楼大院,美轮美奂,干脆改名为“大宋国天上人间”。据史料记载,宋徽宗当时就拨给李师师金银珠宝十余万两。

  记得张爱玲赠给胡兰成照片的背后有段文字:“见了他,她变得很低很低,低到尘埃里。但她心里是欢喜的,从尘埃里开出花来。”那位风流皇帝遇见姓李的即使在千年前也是如此。有一次,江南蜜橘刚上市,巡抚大人就飞马送入京城。徽宗左看右看舍不得亲尝一口,立马提一箱子送去见老情人。

image.png

  那一晚,李师师的音乐老师兼经纪人,集诗人与大导演于一身的周邦彦,正在此巫山云雨,忽听皇上来敲门,大事不妙,东躲西藏,最后只得趴在床下。看到赵佶亲自为李师师剥橘皮喂橘瓣,听到皇帝和自己心爱的人打情骂俏,床下之“贼”是何等滋味,你懂的。终于等到皇帝老儿天明归去,姓周的方从床下钻出来,未及掸去身上的尘土,便提笔作一首《少年游》,以解一夜难言之隐。

  (以下为宋徽宗的画作)

  (二)殊状难名各蔽亏,高低崒屼闘巍巍

  《尚书·旅獒》有云:“玩人丧德,玩物丧志。”周武王听从手下太保的劝告,吸取商朝覆国的教训,把自己十分喜爱的大藏獒分给大臣们喂养。可是那位宋朝的第八代君王早就忘记祖先的遗训,竟然玩起奇形怪状的石头来。

  得知当朝天子喜欢石头,各地的玩石达人纷纷进献,令宋徽宗龙颜大悦。看着那些色彩斑斓的奇石怪物,皇帝一高兴就给进贡者封官加爵。一石激起千层浪,全国上下都知道疯狂的石头能让自己升官发财,个个争献之。宰相蔡京更是曲意逢迎,在大美江南苏州府专门设立奇石珍品收藏有限公司,亲任董事长,亲自把收购来的奇石运往京都。一时间,运河之上彩旗招展,船队罗列,浩浩荡荡,好不威武。为了便于管理和运输,蔡京把十艘船编为一纲,这就是历史上著名的“花石纲”,梁山好汉曾劫之。

  运到京都的石头如山,宋徽宗举全国之力亲自主持兴建一座极具南国风光的奇石博物馆,美其名曰:“艮岳”。在这座豪华奢侈的皇家园林中,除了怪石嶙峋,还有珍禽异兽放养其间。皇上只顾自己寻欢作乐,平民百姓却苦不堪言

  忽一日,赵佶想起自己的好朋友米芾家里有一块“三品石”,就差人前去取石。米芾是著名的书法家,也是玩石狂人,认为“三品石”是传家之宝,镇宅之物。它是后主李煜所藏,南唐灭国后,又传到米芾之妻李氏(李煜第五代孙)手中,李氏嫁于米芾,就把它作为陪嫁物赠与米芾收藏。“三品石”就是他的命根子,自然是不想给,可是名气再大也抵不过一个“皇”字,赵佶就把米芾投入大牢,看他要石头还是要人头。李氏得知丈夫因为一块石头被抓,连夜将石头亲自献于宋徽宗。一见“三品石”,赵佶喜不自胜,啧啧称赞:“国之瑰宝,盖世无双!”差人取来笔墨纸砚,当即写下:“殊状难名各蔽亏,高低崒屼闘巍巍……”

  宋徽宗白天望着石头发狂,夜晚躺在美人的梦乡,哪里知道毗邻的金国人正在面向大宋江虎视眈眈。难怪元代大儒郝经说道:“万岁山来穷九州,汴堤犹有万人愁。中原自古多亡国,亡宋谁知是石头。”

  (三)玉京曾忆昔繁华,万里帝王家

  赵佶本是一代艺术大师,偏偏生于帝王家,没长政治家的的脑袋瓜,偏偏又被推上皇帝的宝座。历史选择他去统领千军万马,只能面对苍天一声吼,这该怪罪于谁?如果身不负江山之重任,我敢说诗书画三绝,绝不会是他们赵家人孟也。

  赵佶一生写诗作词一千多首,收入古代诗词网的就有四百四十七首,其中用“宴山亭”、“燕山亭”、“临江仙”、“念奴娇”、“满庭芳”、“眼儿媚”、“小重山”、“声声慢”、“醉落魂”、“探春令”等词牌名所著之作,让我们千年之后和着冷月垂落的韵符,依然陶醉在人间冷暖自知的光阴里,不知道是自己的汴梁情愫太重,还是真的忘不了那些平平仄仄的过往。

  “花城人去今萧索,春梦绕胡沙……”透过线装的书笺,我知道,赵佶没有帝王的霸气和谋略,没有王者风范和胆识,可是穿越大宋八千里路云和月,仍有光彩夺目的文字。宋词里如若少了赵佶的不甘和心声,那便真的“彻夜西风憾破扉,萧条孤馆一灯微。”

  如果说作词还不是赵佶的强项,那么书法便是千年帝王中的佼佼者。他的草书,信马由缰,一气呵成,俊逸洒脱,狂放自如,一眼看出师出名门大家而又自成一体。尤其称颂的是他的楷书造诣极深,既能博采众家之长,又能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独创自己的书法体系。他的字间架结构严谨,形体纤细若骨,笔画挺且直,顿挫布节锋芒毕露,在刚劲挺拔中秀出艳丽的风姿,后人把他独创的这种字体称为“瘦金体”。

image.png

  “宫梅粉淡,岸柳金匀,皇州乍庆春回……”读着唯美的词句,仿佛赵佶正在手握一支比万里江山还重的金体笔,在无限感慨中,一撇一捺书写属于自己的瘦金体。那字,是真的瘦,瘦成一树千年迎雪绽放的梅。

  对了,赵佶在我国艺术殿堂上最大的贡献还有他的花鸟画。在他执政的二十五年间,就下令编撰了《宣和画谱》、《宣和书谱》、《宣和博古图》等,共收藏作品六千三百九十六件之多。至今他的作品《腊梅双禽图》、《红蓼白鹅》、《听琴图》、《芙蓉锦鸡图》等分别被北京故宫博物院、南京博物院、上海博物馆、辽宁博物馆、台北博物馆、美国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等几十家馆院收藏。

  除此之外,赵佶这位艺术大师只因一梦,就令工匠们烧制出天青色的汝瓷,将我国的瓷器制造业推上世界之巅。今天的我们再回首,仿佛偷窥到天青色的空中,有他最清纯的艺术之梦,窃听到天边飘来一首含情脉脉的歌声:“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

  可见,褪去皇帝外衣的宋徽宗,还原一个不戴皇冠的赵佶,他绝对是一位艺术大家,人们怎不怀念他!

  只可惜,公元1127年,金人在马背上一声振臂高呼,在一片喊杀声中,统治167年的北宋王朝,竟然断送在那位紧握瘦笔人之手。宋徽宗父子被掠北国受尽凌辱,但是,他至死没忘:“玉京曾忆昔繁华,万里帝王家……”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历史不会重演。有多少人说是宋徽宗葬送了大宋王朝,换作别人,有可能历史会被改写。可是,谁又能说清楚到底是宋徽宗误了国,还是国误了赵佶?!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24小时热文

换一换

    最新更新

    • 人物
    • 解密
    • 战史
    • 野史
    • 文史
    • 文化

    最新排行

    • 点击排行
    • 图库排行
    • 专题排行

    精彩推荐

    图说世界---闽ICP备2021012398号

    换一换